五大宏伟计划单列市大比拼: 大连青岛厦门GDP之和不敌深圳

  • 时间:
  • 浏览:7

五个计划单列城市之间的竞争:大连、青岛和厦门的国内生产总值总和输给了深圳

作者:林

城市规划是在保持行政隶属关系相对稳定的条件下,通过完善经济规划和财政管理体制,妥善处理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探索。目前,中国有五个城市有单独的计划:深圳、厦门、宁波、青岛和大连。他们的发展状况如何?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五个计划单列市的GDP、人均GDP、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资金总量等指标,发现深圳目前的指标遥遥领先,深圳一个城市的GDP超过大连、青岛、厦门的总和。总体来说,南方几个城市的发展水平都高于北方。同时,除宁波外,其他城市的整体发展水平已经超过省会城市。

深圳的国内生产总值超级大,是夏青三个城市的总和

从GDP来看,五个计划单列市的排序是深圳、宁波、青岛、大连、厦门。其中,深圳、宁波、青岛均超过万亿元大关,大连、厦门距离万亿元GDP俱乐部还很远。

其中,深圳2019年GDP达到26927.09亿元,在全国所有城市中仅次于上海和北京位居第三,远远领先于五个计划单列市,是第二名宁波的2.25倍,超过大连、青岛和厦门的总和(24738亿元)。

从全国城市排名来看,深圳全国第三,宁波第十二,青岛第十四,大连第二十八,厦门第三十三。

广东省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鹏鹏对《第一财经》进行了分析,他表示,分业规划制度极大地促进了这些城市的发展,分散了一些自主权,让城市和企业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有利于调动当地的积极性。当然,这些城市本身就有很好的基础。比如厦门、宁波等地都是现代化的贸易港口,优势突出,基础好。

除了GDP总量,深圳在其他几个主要经济指标上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尤其是在资金总量和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上,优势更加突出。金融机构存款余额,或称“资金总额”,是一个地区或城市经济运行的结果,是经济活力的体现。数据显示,2019年深圳资本总额达到8.39万亿元,超过其他四个计划单列市的总和(64977亿元)。

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是衡量一个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指标。数据显示,去年深圳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超过1.7万家,是其他四个城市(9606家)的1.77倍。

厦门大学经济学副教授丁表示,与其他计划单列市相比,深圳首先具有地理优势。改革开放后,它接受了香港资本、技术和人才的溢出效应,充分发挥了比较优势。其次,深圳处于改革创新和商业环境建设的前沿。此外,深圳证券交易所、招商局集团等平台、企业等资源要素聚集,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很多因素促使深圳率先。

宁波仅次于深圳,超过青岛,GDP在计划单列市排名第二。其中宁波的外贸进出口是青岛的近三倍,人均收入和总资本也明显超过青岛。

总体来说,南方计划单列城市的发展水平领先于北方。比如厦门虽然是五个计划单列市中GDP最低的,但厦门的人均GDP和人均收入却明显高于青岛和大连。从人均指数来看,厦门和宁波差不多,大连和青岛远远落后于这两个城市。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这些计划单列城市的人口吸引力也很强,城市规模也在不断扩大。目前深圳已经是一个城市人口过千万的特大城市;青岛的城市人口也已经超过500万,bec

单独规划的体制促进了这些城市的快速发展,许多城市的发展水平超过了省会城市。2012年深圳经济总量超过广州,济南多项指标落后青岛,大连GDP和人均GDP远超沈阳,厦门人均GDP、人均收入、高新技术产业等主要指标均领先福州。

相对来说,五个计划单列市中,只有宁波的发展水平明显不如省会。杭州的总资本是宁波的2.17倍,杭州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是宁波的2.57倍。

另一方面,计划单列下的财税体制也让这些城市拥有了更雄厚的财力。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郭顶律师事务所主任朱烈宇认为,计划单列市的财政收支与中央直接挂钩,中央和地方分成两部分,不必上缴省财政,而省内其他城市创造的财政收入应与省财政分成。这使得计划单列市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地方经济建设,往往导致与周边城市的不公平竞争,削弱了省级财政调控能力。

比如,在沿海发达省份中区域发展差距最大的广东,省会广州每年财政收入很多,但大约四分之三要交给中央和各省,只剩下四分之一左右。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广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697.2亿元,深圳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3773.21亿元,约为广州市的2.22倍。

朱认为,由于地方财政收入的限制,广州、沈阳、福州等计划单列市在企业扶持、城市建设、税收优惠、高端人才引进等方面明显不如深圳、大连、厦门等计划单列市。这导致许多城市的本地企业搬迁。高端人才、资本、优质企业在计划单列城市落户,造成与周边城市的不公平竞争,对区域发展是平衡的。

朱烈宇告诉CBN,如果计划单列市的地方税需要在省级财政中按比例保留,可以减少计划单列市与周边城市因资源分配不均而造成的市场竞争差异。他建议五个计划单列市向省财政缴纳地方税,地方税中的地方税、中央税和地方共享税按一定比例留在省财政。增加省级财政收入,走“先富后富”的共同富裕之路。

有专家认为,目前计划单列市的经济优势是由多种因素形成的,计划单列下的财税机制并不是唯一的因素。丁认为,深圳超越广州,与深圳的营商环境和高科技产业向广州的优越发展有关。“广州有那么多大学资源,为什么创新远不如深圳?在福建和厦门,商业环境明显比福州好。另外,与宁波相比,杭州为什么能保持显著的领先优势?是因为杭州的商业环境做的很好,数字经济和新经济这几年发展的很好。所以被计划城市超越的省会城市也要反思自己在商业环境和科技产业发展上的差距。”

深圳已经成为中国高科技产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深圳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谭刚之前分析过《第一财经》。以前广州相对深圳的优势是广州重工业发展好。在经济总量中,汽车等行业占比相对较高,总量增长较快。但对于深圳来说,由于发展传统产业的资源和要素禀赋不足,迫使深圳走上了污染少、工业相对轻的道路。从1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