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建贵州多个项目违法用地3年未停工 本地政府承认慢做为且尚未追责

  • 时间:
  • 浏览:5

[先前报告]

中国电力建设贵州凯里违法用地重新调查律师:侵犯基本农田应责令停止工作

中国电力建设“违规用地”建高速停矿:延期补偿还是超价?

中国电力建设贵州“违规”用地项目强制停矿负责人:州政府管不了国企和央企

贵州非法土地使用项目被迫停止合法矿产近50万元赔偿遥遥无期

原标题:中国电力建设贵州项目数千亩非法用地3年未停。地方政府承认行动缓慢,但尚未被追究责任

文薇我们的记者吴奇隆

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以下简称“凯里环北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于2017年10月开工,是贵州省重点工程。然而,许多问题,如涉嫌非法使用数千亩土地和合法矿山未能支付赔偿,经常引起争议。

针对上述问题,凯里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徐业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该项目非法用地和未经批准建设的调查可于8月底完成。10月19日,中国能源报记者再次致电采访时,徐业海表示,具体调查工作尚未结束,最终调查结果尚未正式公布。“因中国电力建设项目公司未履行相关义务,可以对其进行处罚;其他涉及的问题,上级正在调查,但结果还没出来,细节还不清楚。”。

事实上,鉴于该项目长期存在土地违法现象及其背后的原因,《中国能源报》记者多次前往黔东南州政府和中国电力建设工程公司办公楼,希望采访黔东南州州长、分管国土交通的副省长、中国电力建设工程公司总经理王。

直到9月3日,时任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副市长的王建勇向本报介绍凯里环北高速公路项目违法用地的具体情况时,他表示,该高速公路项目确实存在违法用地的事实,当地政府确实有急于求成、上马项目的行为。

近日,黔东南州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尚未关闭的凯里环北高速公路,计划于今年11月正式通车。

当地政府坦陈存在急上项目、慢作为行为

《中国能源报》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凯里环北高速公路项目未经批准建设以来,违法用地已经存在三年多了。

对此,徐业海解释说,项目开工和土地手续是一起做的,这个工作(项目的土地手续申报)一直是有人做的。当时,王建勇承认,这一非法用地项目长期存在的原因与当地政府行动缓慢有关,当地政府没有及时处理好问题。

 中电建项目公司在建的凯里环北高速

王建勇还指出,自然资源部、贵州省自然资源厅、黔东南州各部门高度重视非法用地项目的调查处理,上级部门也到当地进行了调查核实,并督促凯里市做好相关整改工作。

“自然资源部明确要求,凯里环北高速公路项目土地手续不完善的问题必须依法处理。”王建勇补充道。

事实上,《中国能源报》采访的律师也指出:“项目违法用地、侵占基本农田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县级人民政府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应当立即责令其停工、限期拆除、恢复原状,并予以处罚”。

北京英格律师事务所律师徐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交通部的规定,

据报道,获得施工许可证最重要的前提是获得土地使用许可证和项目规划许可证。项目非法占用农用地的,不取得上述两项批文。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增设办理施工许可的其他条件。

“凯里环北高速公路项目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项目根本没有获得任何批准,没有施工许可证。在另一个案例中,该项目获得了合法的土地使用和规划批准,并获得了建筑许可证,但在实施过程中超出了批准范围。”根据徐飞的分析,在任何情况下,未经许可占用耕地和建设都是非法的。

用地手续仍未获批压矿问题悬而未决

关于目前违法用地项目的最新情况,徐业海告诉记者,在中国电力建设工程公司违法用地项目于7月份被《建筑法》揭露后,凯里市自然资源局帮助项目公司加快了申报手续的准备工作,截至9月底,凯里市一级的手续已经完成。

凯里环北高速K35-K37段

“经与黔东南有关部门对接,可以确定,国家级相关手续也已办理完毕。目前已报上级批准。批准后,该项目的土地使用程序将完成。”徐业海接着说道。

关于审批要持续多久,徐业海表示,现在中国电力建设工程公司的工作已经完成,材料已经提交到贵州省,但还没有得到批准。因涉及大量基本农田,需经省级有关部门批准后报国务院审批。目前还很难确定周期会有多长。如果一切顺利,时间不会很长。但是如果因为物质问题被召回,就需要补充重新做。

自9月中旬以来,记者联系并采访了凯里市分管副市长王建勇和原凯里市副市长徐亮,了解事件处理进展情况,但两人都表示已从凯里市调到黔东南州其他地区。对此,徐业海向记者证实,“凯里市有关领导最近进行了大调整,熟悉项目情况的领导已经不在凯里了”。

随后,记者在凯里市政府网站上查询,发现凯里市主管自然资源的副市长吴多次联系表示培训期间不方便接受采访,并告知协会安排凯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宋与记者联系,但记者多次主动联系,宋未接电话。

凯里环北高速与炉山镇重晶石矿压覆路段

除了非法使用土地的项目,公路覆盖地雷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凯里环北高速公路覆盖的庐山镇重晶石矿负责人刘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贵州句容矿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句容公司”)已分别向凯里市和黔东南州有关部门提交了赔偿报告和要求。

“在报告和请求材料提交后,公司一直通过电话进行咨询和跟踪。凯里市和黔东南州的相关部门尚未做出回应。”刘表示,凯里市事件涉及的几名领导已陆续调离岗位,可能导致上覆矿难事件无法处理,句容公司可能无法跟进提问,增加了上覆矿难事件无法解决的可能性。

在谈及高速公路碾压矿山赔偿事件时,徐业海告诉记者,政府一直在积极协调,没有放手;迟迟不能达成赔偿协议的主要原因是赔偿金额有争议。建议双方继续协商,尽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中国能源报》将继续跟进并报告调查情况